理查德·邦

编辑:抽血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4-06 07:57:52
编辑 锁定
美国陆军航空兵飞行员,以击落日机40架的记录成为全美头号王牌,而且在战争期间,他被授予一种特权,他可以随时随地参加任何他想参加的战斗,无须请示上级批准。由于他顽皮胆大,在飞行学员期间,经常违犯军纪,捅了不少漏子,人送外号“坏小子”。
中文名
理查德·邦
外文名
Richard Bong
别    名
坏小子
国    籍
美国
职    业
少校
主要成就
击落40架日军飞机的战绩

理查德·邦航空爱好

编辑
美国空军的第一王牌理查德·邦格(Richard Bong)少校,他在太平洋战场创下了击落40架日军飞机的战绩。以其大胆的空中技巧,谦和和稳重稳重,在美国人的眼中这个长着娃娃脸的青年是公认理想的偶像,他被美国人称为是个“无畏和无懈可讥”的完美的勇士。
邦1920年出生于威斯康星州的波普拉城,是家中9个孩子的长子,父亲是瑞士移民,其母亦有英国贵族血统,理查德・邦8岁便对航空着迷,这颇有机缘:他写给总统的信是被空运到白宫的,当飞机从这个8岁孩子的头顶飞过时,那种震撼使他对航空产生了一辈子的热恋,当时积极投身于航模的制造和比赛等活动,机遇便是如此造就了一个伟大的飞行员。1938年高中毕业的理查德・邦考入了一所师范学院,但由于此时欧洲局势紧张,美国也开始加紧备战,理查德・邦于是立刻响应国家号召加入了普通的飞行训练,获得了私人飞行执照。
1941年,理查德・邦放弃学业,志愿加入美国空军,5月28日正式服役于威斯康星州的沃萨,后又被送往加里福尼亚的朗金航空学院,开始只在老式双翼机上训练(二战中意大利曾使用双翼机作战),后又转到亚里桑那州的鲁克基地参加高级的单翼课程(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夕,美国陆军仅20万人左右,陆军航空队仅2,6万人,装备很差,这种状况直到1941年才有所改善。理查德・邦参军的时候正好是美国陆军航空队大力扩充的时候,到1942年6月前,作战飞机达到7800架,官兵40万人)。

理查德·邦绰号由来

编辑
理查德・邦似乎天生就是飞行员的料,他的射击教练巴理・高德沃特对邦很赏识,他曾说:“我教他武器射击,他是一个突出的学生,但最重要的是一个P-38检测飞行员说:‘他是我遇到的最天才的空中飞行员,我无法摆脱在训练时邦的尾追。”’――在当时一旦被对方从后“咬住”,往往就意味着已经被击落(但据理查德・邦的回忆,他的射击技术是整个航空队里面最差的一个――这多半是自谦之词,但可以肯定的是,他善于分析作战环境,知道什么时候开火最合适,更重要的是,他很冷静,能随机应变,所以他的空战命中率是惊人的91%)。
成功完成了训练,4个月后他被派往哈米尔顿基地接收P-38“闪电”型战斗机,由于表现突出,在那里他受到了乔治·丘吉尔·肯尼将军的赏识,这直接造就了后来他在太平洋上的建功立业,因为乔治・肯尼将军后来正是太平洋上美国空军的最高代表――远东盟军空军司令,当时也是第5航空队的指挥官。
在换装P-38训练飞行快结束的时候,纯粹出于玩 儿的心理,理查德・邦擅自驾驶一架P-38在旧金山市上空大肆表演,赢得了“坏小子”的名声:他首先从高空一头扎向水面,从旧金山的象征性建筑“金门大桥”下的桥墩间钻过。然后他又飞回闹市区,在大街上空骚扰行人,途中居然挂断一位妇女的晾衣绳,最后又放肆地飞到陆军航空队的司令部,在上司的眼皮子底下明目张胆地绕着办公楼转圈,吃惊的女职员挤在窗户前向外观看,他居然还向她们致以飞吻。最终这一事件虽然招致了肯尼将军的激烈批评,但鉴于他一贯的优异表现以及此次飞行中的“水平”(在“金门大桥”下精彩表演显然不是能随随便便完成的),居然没有受到惩罚,而且不久随乔治・肯尼将军的第5航空队驻扎到了西南太平洋,开始了和日机的追逐。

理查德·邦迅速走红

编辑
当时,乔治・肯尼将军选择了50名哈米尔顿基地的P-38战斗机飞行员(P-38是当时美国最先进的飞机之一,最大的特点便是双机体。在P-38之前,美军的F-4F和F-2A只有挨打的份儿,甚至任何一个指挥官在命令F-4F和F-2A起飞迎接“零”式时都已经将飞行员的名字勾掉。而随着P-38的大量装备,太平洋上美国空中劣势的局面也很快转折,二战中美国的两大空中王牌的座驾均是P-38,而恶名昭著的山本五十六也是被P-38击落的。邦首先被分配到第9战斗机大队,驻扎澳大利亚的博瑞斯巴纳,不久又被送往新几内亚的莫瑞斯比港,暂属第39团第5战斗机大队,在那里度过了两个月平安无事的空中巡逻。
1942年12月27日,隶属于第5航空大队的邦第一次驾机升空作战,12驾P-38飞机从莫尔兹比基地起飞,在5400米空中遭遇30多架“零”式战斗机。队长林奇一声令下,P-38飞机立刻抛掉副油箱,冲向敌机,一场混战随即展开。邦头一次看见涂着膏药的日本飞机,而且有这么多,满天飞舞,子弹乱飞,几分钟内几乎不知所措,他不停地对自己说“怕什么,老子才是天下第一”才逐渐缓过劲来,技术要领也清晰地回到了脑海中。 一架倒霉的日机恰巧出现在前方,邦立即加大油门追了上去,用瞄准镜牢牢套住,一按电钮,“隼”式战斗机(编号KI-43,许多人往往将其和大名鼎鼎的“零”式混淆,因为两型飞机很相像)侧机身中弹,歪歪扭扭地飞了一段便一头栽了下去。随后,邦很快又干净利落地打下一架VAL水上飞机。头一次参战便有两架进帐,他高兴得恨不得站起来,高举双手大喊大叫一番。乔治・肯尼将军大喜过望,预言这个年轻的中尉将成为美国在太平洋的顶尖王牌飞行员。肯尼将军预计的没错,随后十天之内理查德-邦再次击落3架日机,于是到1943年1月,参战仅仅3个月后,他便成了美国的空战王牌飞行员,是同期参战飞行员中的第一个王牌,连日军也得知有个叫迪克的美军飞行员十分了得(邦小名迪克)。
1943年4月14日,日军发起了南太平洋战役,从拉包尔南下,派出俯冲轰炸机和水平轰炸机在92架战斗机护航下攻击美国舰队,顺便还要执行一个任务――解决“迪克问题”。但“迪克”不但没被解决,还在此次空战中再次击落了一架轰炸机,从而使他的战绩增加到10架,很快成为美军的双料王牌飞行员(美军航空部队规定:击落10架的就叫双料王牌了,即王牌的两倍),并因此获得空军奖章。

理查德·邦打破记录

编辑
好运气不可能一直持续,1943年7月28日,在为轰炸机护航中发生了激烈的空战,邦的飞机被击落了,但他成功跳伞返回。这期间日军在新几内亚逐渐失去了优势(事实上从1943年3月开始,美军就已经开始了太平洋上的反击,日军的日子难过起来),空战不像其它地区激烈,邦也未像其它地区的王牌那样一次出击就能击落数架甚至更多,但他的战绩仍在缓慢而稳步上升:1943年7月26日,他在一次空战中击落了4架敌机而获得了著名的服务十字勋章
到1943年11月时,他完成了第一阶段的战斗任务,获得击落21架日机和5架未确定的战绩,而这些只是他在短短的158次空战中获得的,当时成为第5航空队的“头号杀手”。鉴于优异的表现,他被获准回国休假并向华盛顿亨利·哈里·阿诺德上将(美国当时的陆军航空部队司令,被称为美国现代空军之父,一直坚定不移地要求发展空军,换来国会的经费支持,发展出了许多重点型号,其中包括邦座机的型号P-38,促使美国空军成为独立的军种)汇报,这期间他在酒会上认识了一位漂亮的小姐玛姬,两人一见钟情,疯狂热恋并很快订婚。返回部队后,性情中人的“坏小子”立即将恋人的大幅肖像贴在自己座机的左侧机头,后面就是代表击落敌机数目的众多太阳旗标记,于是,他的座机被称作“玛姬一洛克希德闪电战斗机”(P-38绰号“闪电”,是洛克希德公司生产的)。不光是他的战友们争睹玛姬小姐的芳容,媒体也大肆炒作。为此,邦不得不写信给未婚妻道歉,但这并没有影响两人的爱情,几个月之后举行了盛大的婚礼,有1200位来宾参加。婚礼被录音并在芝加哥电台进行广播,无数记者前往采访。
返回部队后,他被派遣辅助第5战斗机大队指挥官汤姆・林奇,肯尼将军命令他和林奇可以随意升空作战,他的战绩有将近一半是在自由会战中获得的,和指挥官林奇经常双机出击,成为美军空中在太平洋战场最豪华的王牌组合。但1944年3月8日,邦遭遇了他最惊险的空中作战,由于在空中没有发现敌人的飞机,居然射击海滩上的敌军舰船,但林奇,当时已有20个战绩的王牌却被高射炮击落,悲伤的邦选择了为他的战友复仇。一个月后,邦又让3架日军的“零”式战机拖着黑烟坠入海底。此时,他的战绩已经达到了惊人的27架,从而打破了埃迪·里肯巴克在一战中创下的26架飞机的美国空战王牌最高战绩,随之被提升为少校并成为美国家喻户晓的英雄人物。肯尼将军送来了一箱香槟酒表示慰问,甚至连陆航司令阿诺德上将都奉上了一箱可口可乐和热情洋溢的祝贺信。

理查德·邦离开战场

编辑
1944年5月3日,邦又再次被召回国,在五角大楼作了报告,并参观了议会,与议员们共进午餐,还在一些基地访问和讲演。培训新飞行员。在训练基地,他毫无保留地将自己的飞行和射击方面的心得灌输给那些后生小辈,还将美日飞机作了对比,分析了日军每种飞机的特点以及应采取的攻击和防御战术。当然,他没有忘记继续提高自己的技术,以期重返战场杀敌立功9月10日,邦再次回到西南太平洋战场,向已是远东空军司令的肯尼将军报到,但这次他的任务不是上场厮杀,而是被任命为空军基地的射击教练,并禁止飞行――当时太平洋战局已日趋明朗,美国不愿在胜利的前夜再损失这些优秀的人才。不甘于此的邦居然偷偷地回到了太平洋战场,10月10日美军攻击巴理克佩番的炼油厂,日军损失了61架飞机,邦在战役中也击落了2架,使他的战绩增加到30架,为此肯尼将军亲自到机场迎接邦,促使其最终妥协。
1944年10月17日,美军在莱特湾登陆,第5航空队进驻他科班和达兰格军用机场,10月27日第9战斗机分遣队进场,麦克阿瑟和肯尼亲自迎接,邦利用这个机会请战并得到允许,当天下午4架敌机来袭,邦当即击落1架,第二天上午在莱特湾又击落2架。
1944年11月15日,肯尼将军在邦获得第36个战绩后向上级推荐授予他荣誉勋章。1944年12月12日,邦成为了美国历史上最杰出的空战王牌飞行员,道格拉斯·麦克阿瑟司令亲自为他举行了一个授勋仪式,并称赞“理查德・邦,一个在新几内亚至菲律宾之间主宰了整个天空的人。”获得勋章后的第三天,邦少校获得了他的第40个战绩,书写了美国空军史上最辉煌的一笔。
12月29日午夜,肯尼将军再次下达了邦回国的命令,给了邦6听可乐以及一份转交阿诺德上将的信,并对他说:“再见,迪克,希望不久以后能见到你,向你父母问好!”但肯尼将军没想到这是他与这位爱将的决别,1945年8月6日,美国在广岛投下“小男孩”原子弹的同一天,理查德·邦驾驶美国新式P-80“流星”喷气式战斗机在进行试飞时,由于发动机故障而跳伞,但很可惜伞衣未能打开。他就这样死去了。 这时离他25岁生日还差95天。9天后,他的战友们迎来了日本无条件投降的日子。

理查德·邦美国奇迹

编辑
二战中,美国陆航、海航和海军陆战队航空兵共产生1300余名王牌飞行员,不到当时10万名参战飞行员的1%。而王牌们创立的战绩却占了三军总战绩的30%~40%。美国陆航王牌中击落至少15架者有48名,但无人能超越理查德・邦的成绩。此后,包括朝鲜战争、越战、伊拉克战争等也是如此,正如他的老上级肯尼将军所说,理查德・邦的成绩注定要成为美国的奇迹[1]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行业人物 外国历史 历史 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