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查德·佐尔格

编辑:抽血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6-02 01:28:17
编辑 锁定
同义词 佐尔格一般指理查德·佐尔格
理查德·佐尔格,德国人,共产主义间谍。1925年加入苏联共产党。1914年应征加入德国军队,参加过第一次世界大战。大学毕业后,从事教育和新闻工作。1919年加入德国共产党。1924年来到苏联,在苏联机关工作,撰写了许多有关国际关系方面的著作。在别尔津推荐下,被苏军侦察机关录用。30-40年代在德国、日本等国长期为苏联获取有价值的情报。他在日本创建的反法西斯国际主义者组织,为苏联统帅部提供了有关德军侵略计划和日本军国主义者在远东的企图等重要情报。1941年10月18日被日本警察逮捕。1943年9月29日被判处死刑,1年后处以绞刑。
中文名
理查德·佐尔格
外文名
Richard Sorge,Рихард Зорге
别    名
Ramsay
国    籍
德国,苏联
出生地
阿塞拜疆
出生日期
1895年10月4日
逝世日期
1944年11日7日
职    业
新闻记者
毕业院校
柏林大学,汉堡大学
信    仰
共产主义
主要成就
为苏联提供德国进攻苏联的情报
血    统
德俄混血
军    衔
苏联侦察员
称    号
苏联英雄(1964年赫鲁晓夫追授)
评    价
红色谍报大师,红色间谍
评    价
20世纪最伟大的间谍

理查德·佐尔格人物简介

编辑
佐尔格1925年加入全联盟共产党(布尔什维克)。为马克思和恩格斯的学生与战友、德国社会民主党人F.佐尔格的侄孙。1914年应征加入德国军队,参加过第一次世界大战,曾3次负伤。1916年在医院养伤时与左翼
佐尔格的签证 佐尔格的签证
社会党人多有接触。大学毕业后,从事教育和新闻工作。1917—1919年为独立社会民主党党员。1919年加入德国共产党。曾在武珀塔尔法兰克福
佐尔格 佐尔格
过宣传员,在索林根担任过党报编辑。因从事政治活动,屡遭迫害[1] 
他1924年来到苏联,在苏联机关工作,撰写了许多有关国际关系方面的著作。在别尔津推荐下,被苏军侦察机关录用。三十至四十年代在德国、日本等国成功地完成了许多任务,长期为苏联获取有价值的情报。卫国战争前夕和初期,他的工作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他在日本创建的反法西斯国际主义者组织,为苏联统帅部提供了有关德军侵略计划和日本军国主义者在远东的企图等重要情报。1941年10月18日被日本警察逮捕。在审讯中和法庭上表现宁死不屈。1943年9月29日被判处死刑,1年后处以绞刑。葬于东京。[1] 

理查德·佐尔格传奇经历

编辑

理查德·佐尔格早年

1895年10月4日。理查德·佐尔格生于俄国高加索巴库油田附近的阿基堪德(Sabunchi)镇,父亲阿道夫·佐尔格是德国石油钻探设备专家,供职于瑞典诺贝尔兄弟公司,母亲尼娜·西缅诺娃·科别列娃是普通的俄国妇女。佐尔格3岁时,父亲与高加索石油公司的契约期满,全家迁往德国,定居柏林郊区。他回忆道:“使我的生活与常人稍有不同的唯一一件事是,我清楚地知道以下事实:自己是出生在南高加索,但在非常年幼时我们就搬到了柏林。”1912年,佐尔格进入柏林希特费尔德中学读书。他喜欢历史,爱好文学,能言善辩,政治上是个泛德主义者。1914年,
佐尔格 拍摄年代不明 佐尔格 拍摄年代不明
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佐尔格应征入伍,加入德军炮兵野战部队,奔赴战场。1916年3月,他在西线作战时身负重伤。榴霰弹切断了他的三根手指,伤害了他的双腿,致他终生微跛。他被提升为下士,并获得了二级铁十字勋章。佐尔格经历和目睹战争的惨状后说:“我陷入了极度的思想混乱之中。”1916年,佐尔格负伤住院时,与一位护士交往,受她父亲影响,开始接触一些共产主义经典著作。同年10月,他就学于柏林大学经济系,秘密接触了社会主义组织。他暗下决心:“除学习之外,还要参加有组织的革命活动。”1918年1月,佐尔格正式退役转入基尔大学学习并加入德国独立社会民主党。1919年8月,理查·佐尔格在汉堡大学获得政治学博士学位,并加入德国共产党,担任德共秘密交通员,初步显示他的组织鼓动才能。1924年,德共第7次代表大会召开,佐尔格作为正式代表出席会议,并负责会议的保卫工作过,由于他的政治观点,使他先后丢掉了教师工作和煤矿工作。他逃到莫斯科,加入了共产国际。1924年,佐尔格偕妻女来到苏联,定居莫斯科,加入苏联国籍和苏联共产党,供职于共产国际新闻处,后与其妻离婚。1927年2月,佐尔格以共产国际特派员的身份驻斯堪纳亚半岛,“搜集有关斯堪的纳维亚各国共产党、经济、政治以及一切可能发生的重大问题情报”。1928年7月,佐尔格出席共产国际第6届世界代表大会。不久,苏军情报部部长别尔津招用佐尔格,在接受严格的特种训练后,1929年,佐尔格加入红军总司令部4局(负责军事情报工作),此后他终生服务于这一部门。同年,佐尔格前往英国旅行,“研究英国的工人运动、共产党的地位与政治、经济状况”。同年11月,佐尔格回到德国,他经介绍加入了纳粹党,不再从事左翼活动。为了掩藏他的间谍活动,在报社找到一份工作。[1] 

理查德·佐尔格中国

1930年1月,佐尔格被派往国民党统治下的中国,搜集有关中国局势问题的情报。佐尔格取道柏林、从德国农业报编辑部里搞到一封介绍信,然后以该报记者的身份来到上海,拜见德国驻上海总领事馆工作人员,结识德国《法兰克福日报》记者艾格尼丝·史沫特莱以及其他一些国际知名人士,很快建立间谍网,其中就包括史沫特莱,广泛搜集各种情报。史沫特莱又将佐尔格介绍给日本的《朝日新闻》记者尾崎秀实,后来,尾崎秀实同意加入佐尔格的间谍网。佐尔格通过收买在南京政府工作的德国工程师、无线电通信军官施特尔茨的中国太太,掌握了国民政府(1927~1949)南京总司令部及其所属部队的无线电通信密码、德国军事顾问相互之间的无线电通信密码和1本德国军事顾问与国民党政府进行联络的电话号码。此后,大量有关中国问题的情报源源不断地飞往莫斯科。与此同时,佐尔格以记者和农业专家的身份,得以方便地环游中国,向中国共产党通报国民党军队的动向,对中国革命起了一定的作用。如他将有关国民党引进新式武器的情报通报中国共产党,在国民党尚未投入使用时,红军便熟悉了这种武器。1931年,佐尔格又成功地用金钱贿赂中国国民党政府内有关人员的办法,营救出在中华全国总工会工作的国际革命者劳伦斯夫妇。[1] 

理查德·佐尔格日本

1932年2月,佐尔格完成在中国的使命,经海参崴回到莫斯科,受到有关部门的热烈欢迎。1933年4月的一天,佐尔格奉命来到别尔津的办公室。别尔津问他对今后的工作有什么考虑,佐尔格激动地说:“在东京我也许能干点事。”这正中别尔律的下怀。自从20年代日本干涉苏俄革命起,苏联一直把日本当作东方最危险的敌人。“九·一八”事变后,苏联决定在日本组建情报网,别尔津正打算把这个任务交给佐尔格,两人一拍即合。经过具体的筹划,佐尔格决定取道德国到日本。 柏林是佐尔格的第二故乡。佐尔格通过熟人和朋友从《法兰克福日报》编辑部弄到驻东京特派记者的身份证,从国家社会主义理论刊物《地缘政治》编辑部里搞到进见日本驻美国大使出渊先生和德国驻东京大使馆外交官的介绍信,从《每日展望》编辑部里搞到进见德国临时助理武官尤金·奥特的介绍信。他们都把佐尔格说成政治上完全可靠的人。[1] 
1933年5月,苏联决定派佐尔格建立在日本的间谍网。7月,佐尔格又到华盛顿拜见日本驻美国大使出渊先生,从他那里获得进见日本外务省情报司司长天羽荣二的介绍信。9月6日,佐尔格怀揣各种高级介绍信,抵达横滨。 他受到上级的警告,不要同处于地下状态的日本共产党或东京的苏联大使馆进行联系。[1] 
在东京,佐尔格首先拜访德国驻日大使馆的外交宫奥特,他俩一见如故。临别之际,使馆的人员说要介绍佐尔格进见外务省的人员,佐尔格颇为得意地说:“我兜里揣着给天羽的信,因此不再需要给日本外务省的介绍信了。”次日,佐尔格便去外务省拜见天羽荣二。天羽在他每周举行一次的记者招待会上,介绍佐尔格与日本记者和外国驻日记者见面。佐尔格抓住这个机会,广泛开展活动。[1] 
不久,一个潜伏在日本的苏联谍报组织“拉姆扎”小组成立了,成员有南斯拉夫籍的勃兰科·伏开利克(苏共党员)、德国人马克斯·克劳森(苏共党员)、日本人宫木佑德(美共党员)、尾崎秀实(日本《朝日新闻》记者)等。到1941年11月,这个小组发展成为由39人组成的国际性组织。1933年10月,佐尔格又加入纳粹党,进一步获得工作的便利条件。
佐尔格的纳粹党员证 佐尔格的纳粹党员证
1935年7月,佐尔格搞到一份关于日本陆军体制、领导人、内部派系等内容的情报,“拉姆赛”小组初战告捷,佐尔格兴高采烈地绕道美国、法国、波兰回莫斯科报告了工作情况。佐尔格在集中精力搞情报工作的同时,自然不会忘记自己是“记者”。他凭借自己敏锐的观察力和准确的判断力,给《法兰克福日报》发回不少高质量的稿件,使自己在德国的声誉日增。[1] 
1936年,日本国内发生二·二六事件,1400名日本下层官兵举行叛乱。日本当局对政变内幕严加封锁。苏联指示“拉姆扎”小组摸清其中内情,掌握日本局势的动向。佐尔格驱车来到奥特武官的办公室。奥特把他拉入一间密室,说:柏林要求尽快摸清二·二六事件的内情和日本政局的发展动向。说罢,随手递了一些零散材料给他。佐尔格带着材料回到自己的卧室,与宫木、尾崎等收集的情报放在一起分析,然后写了-份研究报告,大意是:日本政局不会因此发生大的变化。这份材料分别被送到柏林和莫斯科,双方都感到很满意。奥特因此受到柏林的嘉奖,佐尔格因此得到任何时候都可以阅读使馆所有文电材料的特权。[1] 
1937年7月7日,中国抗日战争全面爆发,莫斯科指示佐尔格搜集有关情况,预测战争前途。同月,佐尔格以记者的身份到沈阳、张家口、南京等10多个中国城市及其附近乡村采访中日军人、老百姓和中国抗日组织的领导人,他访问南京时,正直侵华日军对南京进行大屠杀,于是他拍摄了大量关于日军罪行的照片并传回德国,我们2013年看到的很多照片都是他拍摄的。他综合有关情报,最后向苏联报告:战争将是长期的、日本难以取胜。斯大林参考佐尔格的报告,决定援华抗日,让中国拖住日本,减轻日本对苏联的压力。[1] 
1938年5月,苏联远东军区留希科夫少将越过中苏边境向日本方面叛逃。叛逃者立即被押到东京。留希科夫是负责苏联远东情报事务的高级官员,除掌握大量苏军机密情报外,还掌握苏联谍报通信的密码,一旦被日本人获取,后果十分严重。由于佐尔格是单线与总部联系的,留希科夫没有掌握他的情况。因此,莫斯科致电佐尔格:尽一切可能得到“Y”(留希科夫的代号)的情况。佐尔格原打算在审讯他以前把他干掉,但由于日本军部对他严加保护而无法接近。怎么办?正当他百思不得其法的时候,奥特少将给他来电话说有要事相商。佐尔格立即驱车前往。奥特开门见山地说:明天日本人要正式讯问留希科夫。为了表示德日友好关系,日本特高课同意柏林派特别调查组参加讯问,柏林指示他俩前去。佐尔格表面故作震惊,立即表示服从。审讯过后,佐尔格立即向莫斯科发出一份密电:熊已被解剖,兽医掌握了它的神经脉络和五脏器官位置。莫斯科接到电文后,知道留希科夫已将苏军在远东的情况和远东谍报密码交给日本人,立即采取补救措施,堵住缺口。[1] 
1938年,日苏关系十分紧张。佐尔格从日本社会的种种事件和收集到的有关材料分析得出结论并报告莫斯科;关东军正在积极准备向苏联发动武装入侵。苏军为此加强了战备。诺门坎之战前夕,关于关东军部署、武器装备、战争物资的运输等详细情报,又及时送到了莫斯科。开战后,苏军获胜。日本被迫与蒙古人民共和国签订停战协定。[1] 
1939年9月1日,德军进攻波兰。几个月前,有关这个问题征兆的报告同样送到了莫斯科,遗憾的是没有引起苏联的重视。[1] 
1941年5月,德国新任驻泰国大使馆陆军武官肖尔中校来到东京。作为佐尔格的朋友,他向佐尔格透露了希特勒可能将于6月20日或推迟二三天进攻苏联的情报。佐尔格彻底摸清情况后,用无线电通知莫斯科:德国将于6月22日进攻苏联,兵力为170-190个师。[1-2] 
1941年8月23日,日本最高统帅部在东京开会,作出“今年不向苏联宣战”的决定。佐尔格立即向莫斯科报告了会议情况。斯大林从东线抽调准备用于对付日本进攻的11个步兵师约25万人到西线作战,将德军遏制在莫斯科城下。[1] 
约在1941年10月中旬,佐尔格又向莫斯科报告:日美关系相当紧张,日本不可能几周内向苏联开战。[1] 
佐尔格的所作所为早就引起了日本宪兵和特高课的注意。但日本碍于日德友好而佐尔格是德国大使馆的贵宾,不敢轻易下手。东京警察厅曾将他的情人石井花子叫去盘问。花子说这纯粹是信口雌黄,根本没有这回事。实际上,佐尔格从未跟她透露过自己的真实身份。佐尔格知道石井花子被传讯后十分震惊,但表面故作镇静,并大胆而礼貌地批评警察厅打扰了一位盟国朋友,弄得警察厅长十分尴尬,只好赔礼道歉。然而,警察厅并没有就此罢休,决心从打击日本共产党入手,警察厅首先拘留了曾于1939年被捕的日共党员伊东立的管家青柳喜久代,通过她供出了北林智子,北林智子在受审时无意中提到了宫木的名字。日本当局立即逮捕官木,宫木受刑不过,于10月12日招出佐尔格及其他小组成员。于是,佐尔格“拉拇赛”小组的全体成员均被
佐尔格与石井合墓 佐尔格与石井合墓
逮捕。[1] 
1941年10月14日,尾崎秀实被捕。佐尔格接到警告,秘密警察正在逼近他,他决定同他在当地酒吧结识的日本情人一道离开。不过,一个小错误使他付出了沉重代价。他没有烧毁警告他的纸条,而是将它扔在路旁。尾随他的警察迅速地拾起了这张作为他罪证的纸条。[1] 
1941年10月18日,佐尔格的谍报网暴露,在东京他情人的家中被日本警察特高课逮捕。最初,由于他的德国侨民和纳粹党员身份,日本人相信佐尔格是一名Abwehr成员。不过,Abwehr 组织否认佐尔格是其成员。虽然经受了严刑拷打,他还是否认所有与苏联的关系。由于苏联政府和佐尔格本人都否认苏联间谍的身份,佐尔格未能与日本战俘进行交换。他被监禁在巢鸭监狱。[1-2] 
1944年11月佐尔格于东京被秘密绞死,终年49岁。尾崎秀实也在同一天早些时候被绞死。最初,他被埋葬在巢鸭监狱的墓。1949年,他的情人石井花子将他的遗体迁葬于东京多磨陵园17区1种21侧16番,石井花子在去世前,经常前去扫墓,她在2000年死后与其合葬。[1-2] 

理查德·佐尔格历史评价

编辑
佐尔格纪念邮票 佐尔格纪念邮票
举止高雅,气度雍容的理查德·佐尔格是二战中最富有传奇色彩的人物。谁也不会想到,这位毕业于柏林大学和基尔大学的博士,在东京德国使馆内有单独办公室并与使馆官员亲密无间的著名记者竟是为莫斯科工作的。他就德国要发动对苏战争提出的警告和日本不会在西伯利亚采取行动作出的准确判断已作为谍报活动的典范载入史册。他的胆识和智慧一直为人们所称颂,被誉为“最有胆识的间谍。”他的信条是:不撬保险柜,但文件却主动送上门来;不持枪闯入密室,但门却自动为他打开。[1] 
1964年11月5日,苏联政府追授佐尔格为苏联英雄,授予金星勋章。为了纪念佐尔格,苏联的一艘油船、莫斯科的一条街道以佐尔格命名。1965年,苏联还发行过佐尔格纪念邮票。[1] 

理查德·佐尔格相关作品

编辑
《爱は降る星のかなたに》 1956年 日本 主演:森 雅之、浅丘 琉璃子
《你是谁,佐尔格先生?》 1961年 日法合拍 主演:马里奥·阿道夫、岸 恵子
《间谍佐尔格》 2003年 日本 主演:伊恩·格雷、岩下 志麻、本木 雅弘
《佐尔格其人》 2003年 石井花子著
《佐尔格的狱中手迹》 1990年 日本外务省编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人物